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闲不住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8-06-20 11:00:30


    常言养儿方知父母恩,可是待到自己有了孩子知道父母的恩情后却无以为报,忙碌的工作之余又要家里家外的操持,对父母总是疏于关照,面对父亲,怎是一个欲言又止!回首逝去的二三十载,那些让我感激令我内疚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里清晰如昨。

    我上小学时,一次被学校选拔参加竞赛。时值隆冬,父亲送我与同去的师生集合,大清早我们就出发了,路上的冰雪还未全部消融,我们所在的村子离柏油路还有一里土路,父亲在前面艰难的推着自行车,我在后面跟随,因为衣服穿的厚,不多时我们都累出了汗,呼出的气体清晰可辨。到柏油路上了,父亲待我坐上后座后开始骑车,“坐稳喽!”骑着骑着父亲突然来了个大松把,自行车平稳的向前走着,一路上洒下我们的欢声笑语。

    那时,学校教室的黑板还是水泥黑板,需要定时刷油漆,从友人那里学会了油漆技术的父亲每到暑假分外忙碌。父亲天拂晓就起床去学校干活,自行车后座绑满了沉甸甸的油漆桶,因为要连接着油漆几个乡镇的学校黑板,路途远近不等,为了赶时间,父亲中午是不回家的。天擦黑了父亲才载着油漆工具及未用完的油漆桶归来,往往会给我们姊妹几个带点小零食,麻糖吃的最多,特别甜,现在吃麻糖却再也吃不出那时的味道了。父亲的衣裤上常常沾满油漆,有时手上甚至耳朵、眉毛上都是。酷夏,父亲在没有风扇的炎热教室里一遍遍刮腻子,一遍遍刷油漆,汗流浃背,里外衣物都像浸了水。他总是说:“这是孩子们上课要用的,不能马虎,一定得刷好,保证质量。”

    后来父亲种了几亩树苗。春季从外地林场买回杨树苗,切成一段段的,再一一插到翻耕好的土里,树苗发芽后长势极快,很快就窜到一人多高了。长草了,父亲要拔几遍;生虫了,父亲背着药壶举着打药杆一颗一颗从下到上喷洒一遍农药;干旱了,父亲找来灌溉工具顶着烈日浇灌。来年初春之时,树苗长成可以卖了,通常卖给需量大的乡镇,卖完了可以歇歇了吧?不可以,更麻烦的是后面的追要树苗款,父亲要跑好多次,好话歹话说尽才能要回一些,有的现在还在拖欠着。

    去年,有次我回家听说父亲调解了发生在家门口的一起交通事故。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骑电动三轮车将一辆面包车的后尾灯碰坏了,尾灯旁的车身也有摩擦,面包车车主向老婆婆索要300元作为赔偿,老婆婆身上没带一分钱,双方僵持在路上,影响过往车辆的通行,父亲问明缘由后热心的着手做调解工作,“你少要点吧,她年纪大了又没带钱,多了也拿不出来啊!”“婶子你不赔说不过去,你附近有认识的人吗?好歹借点先给他”,最终老婆婆从附近的卖馍店老板那里借了100元赔偿面包车车主,双方满意的向父亲道谢。我笑问刚进屋的父亲有没有这事儿,他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

    而今,我们姊妹几个纷纷参加工作,不必像从前那样操劳费神的父亲在干吗呢?他竟然被村民选举在村委做了名小干事。我县脱贫攻坚战进行得如火如荼,父亲成为了引导员,经常学习材料,走村串巷的带领村民打扫卫生、修补村里的危房,说起贫困户的情况如数家珍¨¨想见父亲一面更难了,虽然早出晚归的忙碌,有时还要加班到深夜,报酬微乎其微,但父亲乐此不疲,毫无怨言。一辆电动车、一个公文包成了父亲的标配,即便路过家门口父亲也没空进屋。这不,收麦期间父亲又带起“禁烧”的红袖章开始防火了。

    父亲五十余岁了,饱经风霜的脸黝黑泛光,双鬓斑驳的白发不知何时悄然的侵占了整个头顶,父亲业已习惯了奔波操劳,时光啊!请你善待些闲不住的父亲吧!

责任编辑:wj    


关闭窗口

地址:驻马店市开源大道东段  
邮编:463000  
联系电话:0396-2166360  

民意沟通信箱:zmd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