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园地 -> 经验交流

禁毒,我们一直在路上

  发布时间:2018-06-27 17:05:16


    1839年6月3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成群结队的百姓,穿着节日盛装,敲锣打鼓,起劲地耍着狮子舞着龙,孩子们用竹竿挑着一串串鞭炮,劈里啪啦,震耳欲聋,浩浩荡荡的人流,从四面八方向虎门滩涌去。当时林则徐的那一声命令,是多少爱国志士心里的呐喊,虎门海滩上空飘起的滚滚白烟,是中国人向世界证明坚决铲除鸦片的决心,从此,中国开始踏上漫漫禁毒路。

    从新中国成立后发布的《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禁毒的决定》,从1998年全国举办的以“珍爱生命、拒绝毒品”为主题的禁毒展览到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禁毒法》,几百年来,我们从未停止过与毒品的斗争。

    我们为何一直不停的与毒品抗争,因为在真正的危害面前,任何说辞都显得苍白无力。之前莫斯科禁毒博物馆中的一张照片在网上疯传,照片里是一个吸毒母亲所生下的婴儿,浑身淤痕斑斑,照片下面配的文字是全身多器官中毒致衰竭。我犹记得当时看到照片时的心疼,同样身为一个母亲的我,心疼这个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说但却饱受病痛折磨,最后还不能健康长大的他,他虽然来人世间一趟,却没有见过春花、秋月、冬雪,没有见过闪着金光的朝阳,没有见过长河落日圆的辽阔,没有感受过舌尖上的酸甜苦辣,没有感受过情窦初开的悸动,没有感受过仰望星空的震撼,不曾体会到任何美好就要匆匆离去,不知道这个母亲在看到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时,会不会后悔?后悔当时没有经住诱惑而选择了毒品,就这样与自己骨肉相连的孩子阴阳相隔?

    还记得刚上班时,有一次我旁听了省高院刑庭办理的一起复核死刑的贩毒案件,一审判处死刑的有两人,我一直以为死刑犯是电视上那种看着面目可憎,胡子邋遢的大叔,可是在法警将那两个人押解进来时,说实话我当时惊了一下,因为其中一个人长相白皙干净,年龄大约与我相仿,我很难将他与死刑犯联系起来,他看着不大但是一直都很淡定,好像死刑对他来说就是去医院打一针一样无所谓,直到庭审结束后,他即将被带离法庭,他母亲突然冲上去抓住铁栏杆喊他的名字,他才慢慢转过身,对着他母亲低头跪了下来,算是告别,他跪了很久直到被法警拉起来时依然是低着头,但肩膀却在耸动,后来法警将他强行带走时,他母亲对着他的背影一遍又一遍喊他的名字,声嘶力竭。或许他曾想过再做一次就收手,回头好好报答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的母亲,可是却忘了有些路一开始就是死路,不知道这个少年在这一刻有没有后悔?后悔选择了毒品,就这样与母亲诀别?不知道这个母亲有没有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来好好教育这个独子,导致他走上了不归路?

    但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耐住诱惑,远离毒品,严厉打击毒品犯罪,全面禁毒。从2008年《禁毒法》施行至今,我院共判处毒品类案件一千余件,涉案人员两千左右,其中判处十年以上人员四百余人。然而有些毒品犯罪分子是狠辣猖狂的,比如我们庭在审理被告人张某贩卖毒品一案中,被告人张某公然在法庭上对法官进行威胁,“咱们县就这么点大,我又不是要判死刑,总会有出来的一天。”面对威胁,我们的刑事法官们没有害怕,没有退缩,而是严格的审查证据,最终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宣判后张某没有上诉。

    路漫漫其修远兮,在禁毒的这条路上,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金钱和名利,有的是荆棘和危险,有的是流血和牺牲,有的是负重前行的无名英雄,所以我们要面对诱惑不动摇,面对危险不退缩,面对威胁不害怕,以国家兴旺、匹夫有责的信念和情怀,沿着前辈的脚印勇往直前,禁毒,我们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hwc    


关闭窗口

地址:驻马店市开源大道东段  
邮编:463000  
联系电话:0396-2166360  

民意沟通信箱:zmd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