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那年我21岁

  发布时间:2018-09-05 08:57:49


    2016年11月17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父亲晕倒在审判庭里,当时我还在法院财务室,接到同事电话,我迅速跑过去,看到坐在审判长位置上的他,像睡着一样,身上披着法袍。我愣在那儿猛然间手足无措,站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连忙拨打120,并给家人打电话。

    父亲得了脑梗塞,脑干受损严重,由于患有先天性风湿性心脏病和房颤,父亲的问题特别棘手。我们从县医院转到市中心医院又转到武汉市同济医院,父亲的病情才慢慢有了好转。神经内科医生向我们说了父亲的严重情况,多次下了病危通知书,让我和母亲时刻做好最坏的准备。每次签字的时候母亲难过的以泪洗面,迟迟不肯签字,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印象里父母关系是极好的,他们的感情经常甜蜜到让人羡慕,母亲承受不住,我很能理解。护士站的信息栏上连续数天都写着27床(父亲所在的病床)病危的信息。母亲憔悴的样子和父亲的状态让我万分心疼,从那一刻起,我仿佛长大了,在病房里我再也没留过眼泪。医生每次有需要改变治疗方案或者讲述父亲病情时都会单独找我谈话,我也不愿意再去刺激母亲,跟母亲汇报时都是报喜不报忧,不断安慰母亲现今的医疗科技很是发达,父亲一定会没事的。

    父亲的电话大多是我来接的,短信和微信也是我根据母亲的意思一一进行回复。我牢牢的记住每一位来病房探望父亲或者电话短信关心父亲的人,对他们的关怀我倍感欣慰。

    夜晚由我负责看护父亲,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边注视着父亲熟睡的样子,一边注意着心脏监控器的情况,不断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科学,相信医生。父亲在重症病房,夜晚经常会有隔壁病床人突然离去,病人亲属的嚎哭让我明白原来生离死别一点也不遥远,原来生命有时候这么脆弱。我刚开始看到人不在的时候会浑身冒冷汗,慢慢的就习以为常了,我更加坚信父亲一定会好起来。

    父亲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讲话了,右侧身体无法动弹,右脸面瘫,很多事情父亲都记不起来。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一个伟岸的家庭支柱,一个我从小就引以为傲的榜样,一个优秀奋进才华横溢的法官,突然间变成了这般摸样。好在父亲就像小孩子一样,一睁眼就对着我和母亲笑,对着来看望的家人朋友笑,对着医生护士笑。连保洁阿姨有时候都会跟我说,你爸爸一定会好,我来这里好几年了,得了这个病只要心态好,每天多笑笑,很快就会出院的。那段时间,我把父亲视为孩子,教父亲说话,喂父亲吃饭,帮助父亲一遍一遍的唤醒回忆。我仿佛成了女超人,每天睡觉不会超过3小时,依然精力充沛。夜晚我是睡不着的,白天只要父亲在醒着,我都会打起精神,不断地给父亲加油打气。好人有好报,这句话用在父亲身上再好不过了。父亲慢慢的右手可以动了,可以叫出我和母亲的名字了,腿也可以慢慢动了。再后来父亲可以说几句话了,可以坐起来了,可以站起来了。父亲站起来那天,我偷偷跑进卫生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我想此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孩子……

    2016年12月20日,父亲出院了,住了一个多月院,我们终于回家了。出院之前,医生说父亲恢复的很好,病情好转的父亲也是他们科室的奇迹。医生交代完按时复查、按时康复后,跟我说:“孩子,你很坚强”。

    如今,父亲说话虽然磕磕绊绊,但可以清楚表达意思,父亲右侧身体虽然依然不协调,却可以正常生活。感谢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感谢父亲坚强的一路走来,也感谢当时成长的自己。

    那年我21岁,学会了承担,学会了坚强,感受了成长。


关闭窗口

地址:驻马店市开源大道东段  
邮编:463000  
联系电话:0396-2166360  

民意沟通信箱:zmd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