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母亲

  发布时间:2018-10-11 14:57:16


    母亲之于我,犹如家乡房前的那几棵老树,小时为我遮阴避雨,长大后我走出家门,她只能远远的遥望着,盼着我能多回家陪陪她。母亲已年过七旬,回想起母亲几十年的辛苦操劳,一时竟不知从何写起。

    现在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真的无法想象作为劳动人民的母亲当年的艰辛,那时父亲在乡公社工作,一个月只能回来一次,我们兄妹几个都在上学,母亲既要下地干重体力活,又要操持家务,里里外外全是她一人,母亲经常默默的干活,生活的磨砺已使母亲没有力气笑了。记得我上小学时,每到盛夏,上午放学后我就直奔田地里喊母亲回家做饭,热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的母亲还要急急的赶回家做饭,往往是我吃过饭后母亲才吃,因为母亲累得饭都吃不下了,但即使这样,我几乎下午上课天天迟到,为此我还埋怨过母亲。尽管母亲什么都要一个人操劳,但母亲是要强的,什么庄稼都希望长势比别人家的好,再热的天气,她也是清晨早早下地,不到中午一点多不回家。每到暑期,母亲都让我跟她一起到田地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庄稼活,我心里总是有些不情愿,母亲自顾自的干她的,将我远远的落在后边。那个累呀,即使到现在我还刻骨铭心,手上的血泡结了又破,破了又结,坐下歇一会就再也不想站起来了,望着前方长长的田垅,有一种非常绝望的感受,这时母亲总会远远的对我说:“这回知道读书的好处了吧,不然的话,你也会像我一样累一辈子”。在极度的疲惫中,我将母亲的话深记于心。那时,我总觉得母亲是铁打的身体,为什么母亲就不累呢?其不知,母亲也是累的,但母亲又向谁去诉说呢?

    年复一年的劳作,母亲的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我们也经常劝她用不着那么操劳,但母亲就是不听,以致得了严重的颈椎病和糖尿病,后来又患过中风,当年强健的身体早已变得羸弱不堪。岁月的年轮终于驶过那些艰苦的日子,然而母亲却老了。

    母亲一生劳顿艰辛,信奉只要勤劳生活就有希望的道理,她也是这样教育我们的,还好,我们也都如她所愿,至少都能自食其力。我也牢记尽孝在眼前的古训,母亲也很能理解我们的心,总是说,有这份心意就可以了,不必花线。母亲的话如绵绵春雨,一种敬仰和温柔的情愫荡在心头,母亲啊,比起您给予我们的,这些实在算不了什么。有时想想,回顾一下自己走过的人生旅程,茫茫人生路,母亲,有时如指南针,为我指明迷途;时而为云,为我遮挡灼灼烈日;时而化雾,让我停止盲目的脚步,稍作安顿;时而为细雨,为我洗涤满身的疲惫。

    近来,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再也看不到母亲挎个大竹筐到集市买了满满的食物,我们欢喜迎上去的场面了,剩下的仿佛都是母亲有气无力的叹息,甚至连洗头这件的生活小事自己也不能自理了,但一生好强的母亲却很少抱怨,她只是盼望我们能经常回家陪陪她。每每看到风烛残年、踽踽前行的母亲,多少次坚强的我在泪水中坍塌。母亲有时也会发些唠叨,但我听起来还是那么动听,看母亲的目光也不再焦灼,哄母亲高兴,让母亲的期望不再落空,就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我只想在有母亲的淡淡岁月里,还能让母亲感到温暖的慰藉,不想“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只想在母亲的有生之年,我的一声“妈妈”,还能得到母亲最温暖的回声。

责任编辑:李一琳    


关闭窗口

地址:驻马店市开源大道东段  
邮编:463000  
联系电话:0396-2166360  

民意沟通信箱:zmd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